柩橹

咕咕

永生挚爱·第十一章[盾冬泰坦尼克号AU]

*车

*泰坦尼克号设定,结构和思路有一定借鉴小说版
*小学生文笔
*副cp罗叉

*巴基性格有一定的偏詹

前文:预告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

11. Apr.14,1912 8:45 p.m. 泰坦尼克号·头等舱走廊

 

Rollins几乎要小步跑起来。他有一种预感,资产那臭小子一定在房间里,十有八九还带着某个流浪汉。若不是他现在置身上流社会,他就几乎要骂骂咧咧的冲他们吐口水了。资产那些想法,他完全理解不了。在Jack Rollins看来,资产就是过于幼稚,管控的不彻底——进了九头蛇还想什么呢?养他到成人,也该知恩图报吧?何况只是送他去结婚,又不是送死。说到底,都还是那个Rogers的错。若是没遇上这么个人,哪来那么多事?他暗自发誓,要是有机会,绝对得亲手让这混蛋消失在船上!

 

带着这样的念头,Rollins一把推开房门。四下无人,但明显有刚刚被人动过的痕迹。与此同时,James和Steve躲在隔壁的房间里,沉着的寻找机会逃出。时光沉淀练就了James察觉危险的敏锐感官,提前就拉着Steve躲好。Rollins的脚步很轻,却在逐渐逼近,James无声的对着嘴型,示意Steve打开侧门,小心的挪出去。二人在出门的一瞬间就快步向前大迈步,低着头假装自己是普通路人。Rollins顺着门追出来,四下环顾,立马就锁定了目标。“快跑!”James叫道,Steve抓住他的手,他们飞奔起来,Rollins紧追其后。James瞥了一眼,恰好见到一间电梯停靠着,即将关门,便拽着Steve向那冲。电梯运送员一脸不解的看着两位青年不顾形象的从头等舱冲进来,险些被门夹住,但也只是快速的拉上闸门将他们送下去。Rollins匆匆赶来,只来得及透过电梯缝隙看到一根中指竖起。Steve诧异极了,可又忍俊不禁,干脆笑出声来。他只觉得他们仿佛是几个在玩捉迷藏的孩子,又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里。这是James首次见到Steve如此的放松,禁不住被这样的气氛感染,也一起哈哈个不停。电梯门一开,他们就冲出去,没少撞到无辜的路人,Steve又窘迫的一路道歉,只是逗得James蹲在那儿指着他,咧嘴笑的上气喘不过下气。

 

待Jack Rollins追到电梯口,那里早就没了人影。“该死的!”他大声咒骂一句,立马又搜查起来。此时此刻,他还停留在二等舱的走道,心想他们至多就是躲去三等舱的房间去,可实际上,Steve早就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让我们把时间转回几分钟前。当Steve和James从电梯中跑出来时,他们在大笑之余,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没多少地方能躲。毕竟,这只是一艘船,纵然体积再大,也终归不是一片大陆。以九头蛇的能力,仅凭那几人和船上的守卫,足以将可供躲避的房间搜个底朝天。只能找一个他们想不到的地方……Steve看着一道道闸门,突然有了主意。他转过身转开一扇门,露出一道下行梯,热气变成水雾,一阵阵的飘出来。James朝下看了一眼便心下了然,对这个主意深感佩服。“可真有你的,好家伙!”他说着,两人一边毫不犹豫的爬下去。

 

锅炉工头丹恩觉得今天真是不平凡的一日。他发誓,自己只是喝了口水,就有两个不知打哪儿来的陌生男人出现在这儿。“前面很危险,你们不能进去!离开这儿!”他直接拦到门前。只见他们之中的那个金发立马伸臂护住,而另一个穿着上等料子的则清清嗓子,一本正经的将他推开:“你们做的非常好,别分心,继续干活!我带着这个新来的熟悉熟悉路子……”丹恩就傻乎乎的让开了。待他反应过来这船上哪有的新来工人时,他们早就没了影。

 

两个人穿过堆着煤块、热如盛夏的锅炉房,最后停在尽头门前。他们合力,谨慎的转开了闸门。首先便是冷,没了锅炉的蒸汽,这片冰洋将它怀抱中的温度完整的展示出来。Steve和James迈进去,便有了第二个感受:安静。仿佛和方才的热闹隔了一个半球,就连灯光都是惨白的冷色调。巨大无比的空间被此起彼伏的木箱填充着,未被光线普及的角落阴森恐怖,可也恰好是个藏身的好去处。“是货舱。”Steve拉着Bucky向前走着,寻着位置。一道亮眼的红色吸引了他的视线,原来是一辆崭新的老爷车。二人相视,默契的决定就躲在这儿歇脚。Steve学着那些车夫的模样逗Bucky,只见他毕恭毕敬的拉开车门,向心上人鞠躬做出“请”的姿势,垂目微笑:“先生,请上。”

 ------------------TBC------------------

包包生日快乐!虽然今年还是没多少包子的周边...看了瑞奇和闪电,包包真是可爱出新高度,无意收获更多童年照。某几张还在政坛野兽里用了耶我是不是可以假装乔许和踢街是真兄弟呢x

展子出了格温虫
好不容易见到一个Peter,然而他在和贱贱热吻👀
紫龙拍的过于好看!谢谢!!
基本是瞎的,谢谢火龙果一路搀扶
出镜:原po
摄影:紫龙

志愿者(下)

*完结

*B/D/S/M/注意

*涉及///捆/////绑///play,道///具////play,摄///影///play,失//////禁//////描写

*上//////床偏黑,但也完全算不上黑盾了的伪黑盾(?)
*ooc

不喜请直接关闭

前章:     

本章在

补充一点,关于安///////全////词的设定我没有写到确实是失误。等想起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第三章了OTZ不过Steve非常小心的对待Bucky,所以实际上也没有安排过Bucky会到说出词来制止的情节。第三章可能有一点拖沓,主要是想推一推感情线,嘤(...)

六月完全没有更新非常抱歉!!太久不写已经生疏了,又拖拖拉拉才写完...不过终于完结没坑下去,感谢诸位之前的喜欢,再次对效率底下感到非常不好意思...

大力安利你们白神仙老板 @妆奁向闻|玲胧 的每一款首饰,这款无限宝石手链实物真的无敌好看,下次我想用微距镜头拍出来这个闪光!!
无限宝石手链,一个响指,烦恼减半。

天吶葉子太好了

Sylvene_葉子:

很久以前的星際軍長AU圖→【Infinite Lightyear無盡光年】

滿足了自己想看小王子+吧唧同框的野望!

謝謝  @柩橹 畫了Q版兩人的互動寄給我,一早起來收到信件太驚喜了,

沒想到我也有傳說中同人的同人!帽子衣服的細節好仔細,連我沒做的下半身設計也補上了,這是我今年收到最用心的禮物[淚]

......請不要提醒我星際海盜柯柯已經失蹤兩年了orz


猫和小兔子

*ooc
――――――――――――――――

Curtis是一只猫。

他是一只独来独往,性格孤僻的黑猫。流浪猫一般都喜欢抱团,可他不一样,划着自己的领地,搭建了自己的猫窝,食物也都找得到,过的还算体面。没有猫猫狗狗敢惹他,无一例外会被打的屁滚尿流。因此,凡是Curtis做了标记的东西,都没有谁会碰。

可偏偏有个不怕死的,在Curtis的午餐上留了牙印。Curtis十分不悦,他想知道是谁。这个小偷十分大意,留了一路的小脚印。Curtis轻手轻脚的过去,很快就发现了一个动呀动的纸袋子。他迅速的抓住纸袋子,里面的小东西一惊,露出一对毛茸茸的兔耳朵。

原来是一只兔子偷吃了我的东西?Curtis心想,他叼着不知所措的小兔子回了窝。路上的小动物都露出同情的表情,还有几只狐狸等着吃兔子的残肉。Curtis把小兔子放下来,只见他毛茸茸的,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左顾右盼,肚子却咕噜的叫了一声。Curtis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想好好惩罚小兔子,却不自觉的把小果子和偶然拿到的菜叶都推了过去。小兔子见状,立马蹿到Curtis身边来,吃的开开心心。“我叫T.J,”小兔子吃的腮帮鼓鼓,含糊不清的说,“谢谢你的吃的!我下午以为那是野果子,就咬了一口呢,是你的吗?”

Curtis顿了顿,低头看着他。“是我的。如果你想吃,那就给你吃。”

就这样,名叫T.J的小兔子就在Curtis窝里住下来。Curtis习惯把他做了标记的东西都拖回来,可能小兔子也是一个,他没想到这小家伙会不走了。白天,Curtis还是照旧出去找吃的,T.J则整理小窝,或者睡觉,它觉得寂寞极了,总是很想念Curtis,就会把窝里刨个小坑,把自己埋进去。被Curtis看到几次后,除了吃的,他还会把路上好玩的小东西给T.J带回来。T.J会用小花小草编成些小东西,回赠Curtis。但不知道为什么,Curtis觉得,小兔子似乎一直不开心。是不是想家了呢?Curtis想,总会这样的。他有一个宝贝极了的小玩具,或许是把它当成他的家里人也说不定。

一天,Curtis又给小兔兔带了礼物回来。T.J红着眼睛,犹犹豫豫的,最终把他的宝贝玩具送给了Curtis,眼泪哗啦哗啦的掉。Curtis手足无措起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哄一只哭泣的小兔子,只能笨手笨脚的把小兔子圈在怀里。他一定是太想家了,留不住的,Curtis想。他舔舔抽嗒鼻子的小兔子,觉得还是很舍不得。“好吧,T.J……你该走了。”“什么?”T.J兔不敢相信的扬起小脑袋,哭的更厉害了。“你太过分了!”他叫道,一边委屈巴巴的朝门口蹦。这下Curtis就摸不着头脑了,呆呆的望着T.J圆嘟嘟的小尾巴。T.J在门口磨磨蹭蹭的,红透了眼睛回头望着他。“被赶走了……”小兔子嘟囔着。

这下Curtis才反应过来,拦下了门口的T.J。“等一等,你哭不是因为你想离开了吗?”“怎么会呢?”T.J说。“那你为什么哭?”“因为……因为……Curtis你总是给我带礼物回来……我没什么东西,吃你的也住你的,只能自己编小草捡东西给你,你总会腻的……我只好把心爱的小玩具送给你,那是我最宝贵的东西了……”T.J抽嗒着说,小兔耳朵因为难过而垂着,T.J把它们抓过来,捂在眼睛上擦眼泪。“……然后你还赶我走!果然嫌我没有用……”“谁说你没用?”Curtis严肃的说,再一次把小兔子拎回窝里。“你一直整理这里,而且还……陪着我。我以为你和我住够了。”大黑猫有些别别扭扭的说。“还有,你送我的东西我都很喜欢,不会腻。至于这一个,”Curtis小心的拿起他最心爱的小玩具,轻轻放进T.J怀里。“我希望你能替我保管一下这份礼物。”

小兔子惊喜的望着他,抱紧紧了小玩具,嘴上还说着“这怎么行呢”之类的话,Curtis觉得他傻乎乎的,于是像T.J抱小玩具一样,把他也抱进怀里,紧紧的。

“其实我已经有我最喜欢的礼物了。”Curtis说。“嗯?”怀里的小兔子发出疑惑的声音。“那就是你。”Curtis淡淡的说,他满意的发现,怀里的小兔子红着脸,又一次用耳朵把自己的小脸捂住。

从那以后,他们恢复了平时的小生活。至于猫窝外面的狐狸?他们知道没戏,全部离开了。

「The best wizard school in the world is Hogwarts!」


由电影里纽特的名字出现在活点地图上这件事为脑洞的片子,Harry发现了这位课本作者出现在霍格沃茨,于是前去寻找,和睦相处学习黑魔法防御术和神奇动物的故事。最后一P是进箱子小剧场!

HP:原po

NS: @诺因 

摄影:紫龙

后期:最上和妍

后勤: @周小猫Nocturne 、乌麻

场地: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

永生挚爱·第十章[盾冬泰坦尼克号AU]

*泰坦尼克号设定,结构和思路有一定借鉴小说版
*小学生文笔
*副cp罗叉

*巴基性格有一定的偏詹

前文:预告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

10. Apr.14,1912 7:30 p.m. 泰坦尼克号头等舱·朗姆洛家族单间

 

“这儿够亮吗?”James的声音从隔壁传来。“足够了。”Steve打量着应道。眼下,他正处于小会客厅中,是James拉他来的,他想要一张画像。对于他们三等舱的卧室,那就是一个狭小的房间里摞上几张床,可瞧瞧这儿,谁能相信这带着壁炉的豪华房间,正同样以卧室的名号跟他们在同一艘船上呢?更何况还带着这么多的独立房间和装饰。这时Bucky抱着个丝绒盒子回来了,Steve转过身,只见James将一条项链取出来,展示给他看。Steve微微怔了一下,那块水滴状的宝石被一圈钻石簇拥着,不同于周遭喧闹的闪烁,它像一位成熟而颇具智慧的长者,静静散发出独具一格却不容忽视的魅力。纵然他未曾接触过多少奢侈饰物,也足以凭借他绘画的审美认识到它是一件稀世珍宝。“它很衬你,Bucky.”Steve微微笑着说。后者兴致高昂,还带着反叛的小兴奋。“我要戴着它让你画。”James说。“当然没问题。”Steve转身就去拿他的画夹,可James却凑到他身后,撑住了他的肩膀。“我是说,只戴着它。”

 

Steve的大脑突然当机了。James可不等他反应,径直绕到他面前扯下领结。可怜的金发画家不由自主的吞咽着口水,看着那排马甲扣子被单手解开。James脱得很是粗[/]鲁,完全不在乎那套礼服的料子是多么娇贵。他受够了,衬衣几乎是拽开的,胸腹的肌肉露出点轮廓来。他直直的盯住那对看呆了的蓝眸,双手把住两侧,将上衣一次性[/]脱[/]下。

 

Oh god.Steve在内心感慨,他的视线不由得被那条左臂吸引了去。那是一条闪着寒光的金属臂,银亮的硬片紧密契合,灵巧精美,像是自带生命般,灵活,有力。红色五星是上面唯一的装饰,孤独亦耀眼。Steve的手不受控制的向那手臂探去,James本能的一缩,将手臂藏到身后。那玩意儿沾染过鲜血,绝不能伤害更多人。Steve没再动作,他尊重Bucky的想法,看着他将裤子也脱[/]下[/]来,递过一枚十美分的硬币,同时绝望的听见自己呼吸声加[/]粗到能令人察觉的地步。“呃,躺下,Bucky,”Steve有些不自然的红着脸,从前画画可从未这样。“胳膊再抬高些。不,是左手,它其实很漂亮。”

 

James极为诧异爬上躺椅,以至于笑出声来。太奇怪了,这条手臂是九头蛇产物,他仍记得装上时的痛苦,还有随之而来的噩梦。它就像一块罪恶标记,在多少个日日夜夜里折磨着他的心,耀武扬威的冲他的头脑炫耀着自己成了一个怪物,可居然有人喜欢它,还说它好看,多么荒谬啊!“也就你会这么说。”James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扭[/]了[/]扭[/]身[/]子。Steve正在画板上勾勒着大致的比例,视线在他和画板中流转。“坚持一下,先别动。”他对Bucky的话不予评价。

 

于是James将身体定住,微微侧头凝望着他的画家。他已然进入状态,只能听见炭笔在纸上的沙沙声响。黑色线条随着笔尖的角度变换出不同的粗[/]细,仅仅几笔,Bucky的五官就跃然纸上。那是转换了性别的维纳斯,Steve在心中评价道。躺椅上的青年美同一尊古希腊雕像,慵懒的陷入柔软的怀抱中,任凭微卷的长发散在枕面,“海神之泪”则静静的垂在胸腹之间。炭笔又开始勾勒躯干了,手指熟练的轻擦过去,留下肌肉的阴影。顺着向上,是英勇的接缝处。那条左臂是超现实主义的幻想,亦是这一时代的大不列颠,大声宣告工业时代的力量。Steve又禁不住联想起自由女神来,他觉得他的Bucky也是他的一项里程碑、指路塔……当然,这些想法是James不知道的。他的心中无法平静,望着Steve那双似海蓝眸,还有随着动作微晃的金黄发丝,将这画面深刻于心。

 

“完成了。”

 

James匆匆套了件便装便迫不及待的跑过去,看他在画纸上留下签名。“太棒了!”James感慨道,趁着Steve将画夹递给他的空又一次吻上。他决定了,得离开九头蛇,同Steve一起,哪怕艰难而危险。与此同时,在头等舱的吸烟室,Rollins尽责的察觉到了资产可能打算做点什么。从下午散步就不见他,吸烟室和三等舱都没有目击者,Rumlow已经下了命令,哪怕是将这儿搅个底朝天也要把他揪出来,他打算回最没可能的卧室看看。

 

James匆匆的写着诀别信,让Steve帮他把项链塞回保险箱里。Steve毫无怨言的照做回来,顺路到小阳台上看了看景色。今天的天气真是平静,海面毫无波澜,他们就像静止着一般。与他抱有同样想法的是船长和瞭望员,这种难得一见的好天气仿佛是给他们助阵似的。可副船长不这么想,没有海浪的拍打反光,冰山将会更难察觉,他只能小心的按照船长的命令,保持时速的航行着,老船长没再说什么,该换班了。他在回卧室的路上想,等他一觉睡醒,泰坦尼克号将抵达美国港岸,鲜花与喝彩会迎接他们,为他的航行生涯带来最辉煌的落幕。

 ------------------TBC------------------

软萌收集处:

骚扰和正经追求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望周知。

转载自:妆奁向闻|玲胧